堕落无极限沙尔克04是如何作死的?

“沙尔克的表现确实一直不好。这是整个赛季的缩影,他们玷污了沙尔克的历史。积分榜上的排名真实地反应了球队的表现,他们犯了很多错误,许多球员没有拿出应有的表现。我只是为球迷们感到惋惜,对于球员们和俱乐部工作人员,他们并不值得同情。”——马特乌斯

“欧超”事件持续引爆网络,沙尔克04降级的新闻没能激起太大的水花。对于长期关注皇家蓝的球迷而言,这更像是一次早已预见的、姗姗来迟的“审判”。从欧冠四强到德甲亚军,从欧联区常客到战绩触底的联赛副班长,沙尔克04从云端坠落的速度令人震惊。从上赛季中期以来,诸事不顺的魔咒困扰着俱乐部上下的所有人,这家百年老店或许只有用降级这种极端的方式才能实现浴火重生。

沙尔克04拥有悠久的历史和雄厚的球迷基础,驰名欧陆的青训梦工厂源源不断地输出人才。尽管所在地盖尔森基兴只是一个人口不到30万的矿业小城,但沙尔克04的商业开发能力并不差。得益于俄罗斯天然气的巨额赞助,不错的电视转播分成,以及较低的引援和球员工资支出,沙尔克04常年保持着可观的现金流和较为理想的负债率。

账面数据非常漂亮,沙尔克04原本应该是与马德里竞技、国际米兰和多特蒙德同级别的球队,如今却沦落到要靠限薪来维持运营,球队的管理水平不敢恭维。

2010/11赛季,兰尼克带领沙尔克04杀入欧冠四强,留下了两回合7-3大胜卫冕冠军国际米兰这样的名局。自1996/97赛季夺得联盟杯之后,沙尔克04再度来到了欧洲足球的中心,俱乐部的声誉达到了新高度。“沙尔克最终会将冠军奖杯带回来,我们早晚会成为德甲冠军,如果在拜仁失手的情况下,冠军易主了,沙尔克要随时做好准备。”当年克洛普率领多特蒙德连夺德甲沙拉盘的时候,同样来自于鲁尔区的沙尔克04也不甘落寞,图尼斯放出的豪言振聋发聩。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沙尔克04自此之后不但没能摘掉“千年老二”的帽子,反而因急于求成迷失了方向,最终在自由落体中坠入深渊。

自德甲成立以来(1963/64),沙尔克04先后获得过6次亚军,其中有4次都是在末轮与冠军擦肩而过。无论是功勋教头胡布-史蒂文斯,还是德高望重的拉尔夫-兰尼克,亦或是锐气逼人的多梅尼克-泰代斯科,都没能帮助沙尔克04完成质变。鲁尔德比年复一年的火爆,但沙尔克04其实从未像多特蒙德一样,在拜仁慕尼黑和其他德甲球队之间建立“亚空间”。

兰尼克离任之后,沙尔克04进入了长达十年的混乱期。无论是顶着潮牌少帅光环的安德烈-布赖滕赖特、马库斯-魏因齐尔、多梅尼克-泰代斯科和大卫-瓦格纳,还是带有赢家光环的延斯-凯勒与罗伯特-迪马特奥,亦或是二进宫的功勋主帅史蒂文斯和兰尼克,都无法在沙尔克04取得成功。正在进行中的2020/21赛季,沙尔克04高层将所谓的“休克疗法”运用到了极致,大卫-瓦格纳、曼努埃尔-鲍姆、胡布-史蒂文斯、克里斯蒂安-格罗斯和迪米特里奥斯-格拉莫济斯先后登场,这些风格迥异的主帅无一例外遭到了失败,皇家蓝以比肩当年柏林塔斯马尼亚的糟糕战绩降入德乙。

面对年复一年的人才流失,沙尔克04高层始终未能拿出有效的“止血”措施。尽管也曾为俱乐部引入了专业的管理团队,尝试效仿英超球会引入非正式转会执委会负责具体事务,希望依托名帅来提升球队的竞争力,但图尼斯在为沙尔克04搭建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过程中还是走了太多弯路。没有瓦茨克&克洛普、罗伊特&魏因齐尔这样的黄金拍档,经理+主帅的双头管理体系为沙尔克04带来的只有内讧,很多业务能力不错但缺少管理经验的少帅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在迪马特奥和布赖滕赖特之后,魏因齐尔的失败令人扼腕叹息,多梅内克-泰代斯科的高开低走更是成为了沙尔克04堕入深渊的导火索。作为当年在魏斯魏勒学院中与纳格尔斯曼齐名的教坛新星,泰代斯科在登陆德甲后的首个赛季中便展现出了惊人的魄力,他先是清洗了由赫韦德斯、亨特拉尔、盖斯和奥戈组成的“队委会”,然后便围绕三中卫体系展开了幅度惊人的战术革命。

尽管最终带领带领沙尔克04获得了2017/18赛季的德甲亚军,还留下了首回合鲁尔德比绝地反击4-4逼平对手的名局,但在绝大多数的比赛中,泰代斯科的球队都无法掌控局势,只能被动地应付对手的进攻,很多胜利都来自于前场球员的灵活一现,史蒂文斯和兰尼克时代犀利的攻势足球痕迹已经荡然无存。最终以落后榜首球队21分的差距获得亚军,这足以说明泰代斯科麾下的皇家蓝军团远未到足以角逐德甲冠军的水准。

天才球员相继离队,沙尔克04不但没能赚得盆满钵满,还没能找到他们的替代品。

较之擅长依靠高效球探体系实现低买高卖的多特蒙德,沙尔克04依靠青训培养人才的老派模式显得费力不讨好。马蒂普、萨内、格雷茨卡和马克斯-迈尔离队时为沙尔克04带来的回报,尚不及多特蒙德出售奥斯曼-登贝莱获得收益的零头,没有俱乐部能够承受这种严重的失血。“天才四人组”之后,沙尔克04青训营并未涌现出与他们实力相当的接班人,一线队的战绩旋即出现灾难性的滑坡。

2018夏窗,沙尔克04无奈地放走了蒂洛-科雷尔、格雷茨卡和马克斯-迈尔,却没有进行相应地补充,远赴美国参加拉练和热身赛却忽视了系统的季前备战,惨遭联赛开局五连败。年轻的泰代斯科缺少逆境生存的手段,频繁地变换首发阵容以及废黜组织核心阿明-阿里等举动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混乱,少帅最终撞上了“二年级墙”。从联赛亚军跌落至第14名,欧冠16强战中遭遇曼城血洗,沙尔克04在2018/19赛季的失败可谓是天灾人祸,泰代斯科让出帅位后远赴莫斯科斯巴达继续追逐梦想。

夏窗送走麦肯尼,冬窗租借卡巴克,深陷泥沼的沙尔克04依然在不断送走实力派球员,谜之操作令人费解。

从泰代斯科时代开始,沙尔克04已逐渐远离了第二集团的军备竞赛,运营成本一再缩减。当年出道时曾被誉为“小克洛普”,大卫-瓦格纳在执教哈德斯菲尔德期间其实已经失去了光环,他之所以能够获得沙尔克04高层青睐,主要就是因为其拥有多年执教中下游球队的经验,“不害怕失败”且对引援“没有要求”。

2019/20赛季冬歇期前,沙尔克04场均拿到1.75分,大卫-瓦格纳一度成为了皇家蓝队史平均积分最高的教练,在泰代斯科麾下失去灵气的阿明-阿里找回了比赛感觉,萨利夫-萨内、马斯卡雷尔、塞尔达和努贝尔等人也打出了身价。然而,从主场5球惨败RB莱比锡(2020.02.03)一役开始,沙尔克04失去了赢球的感觉,最终以16场不胜的战绩尴尬收官。适逢新冠疫情肆虐,图尼斯的肉联厂遭遇重创,俱乐部不仅无力引援,需要进一步限薪,甚至连解雇主帅的费用也无力承担。

可惜的是,瓦格纳并没有珍惜这样难得的机会,沙尔克04在本赛季开局前两战中连续输给拜仁慕尼黑和不莱梅,防线次洞穿。面对舆论铺天盖地的指责,沙尔克04高层被迫解雇了瓦格纳,曼努埃尔-鲍姆成为救火队员。随着赛季的深入,沙尔克04的高层为拯救危局还做出了很多调整,这包括解雇雷施克和伊比舍维奇,安排纳尔多担任助教负责激励球员,重罚阿明-阿里和本塔莱布“以儆效尤”……然而,这些操作带来的效果并没有提升球队的战绩,由“很多根本踢不了德甲”的球员组成的团队在场上表现地如一盘散沙。

当高层请来克里斯蒂安-格罗斯做最后一搏时,沙尔克04已是积重难返。远离顶级联赛的时间过久,缺少过硬的履历,战术部署难以服众,瑞士老帅无力弹压混乱的局面,带着1胜2平8负的战绩草草结束了德甲之旅。当格拉莫济斯上任的时候,沙尔克04距离安全区的分差已经达到了两位数,如何体面地结束这个赛季并提前为征战德乙做准备,成为了希腊教头的主要任务。

在长达15个月的时间内,沙尔克04只取得了两场德甲比赛的胜利,太多的所谓大牌球员出工不出力。在这个炼狱般的赛季中,对阵霍芬海姆时上演帽子戏法的小将霍普是唯一的惊喜。

就在沙尔克04降级的当晚,500名球迷入侵了训练基地并与球员发生冲突。沙尔克04的魅力植根于历史的积淀,更来源于现实的激情,球迷们可以忍受常年与锦标无缘的折磨,却无法容忍球队被令人用无法接受的方式所“玷污”。

过往每逢比赛日,盖尔森基兴万人空巷的盛世景象,总是寄托着无数信众的情感与信仰。一年来,人声鼎沸的费尔廷斯归于沉寂,失去了现场球迷的支持,空场比赛对于皇家蓝军团造成的打击难以估量,降级或许是最好的解脱。德甲历史上不乏筚路蓝缕的励志大戏,凯泽斯劳滕、霍芬海姆和RB莱比锡的故事激励人心。依照沙尔克04的“体量”,尽快返回德甲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难事,再创辉煌然亦非痴人说梦。然而,有了慕尼黑1860和汉堡的前车之鉴,再考虑到以图尼斯为首的高层近来的一系列谜之操作,皇家蓝军团的德乙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