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药业营收二连降 拿什么支撑儿童药

4月20日晚,葵花药业披露2020年业绩报。公司于期内实现营收34.62亿元,同比减少20.81%;实现归母净利润5.84亿元,同比增长3.37%。

4月21日,公司低开后迅速冲高,盘中一度大涨7%。截至收盘,公司报收14.14元/股,涨5.29%。4月21日晚,公司还公告审议通过了2021年员工持股计划(草案)等。

业绩方面,记者注意到,葵花药业已经连续两年出现营收下滑现象。2019年,该公司营收为43.71亿元,同比微降2.24%。不过,与2019年相比,公司2020年收入同比下滑多达20.81%。对于增收不利的原因,公司表示系疫情影响。

葵花药业提出,疫情之下,OTC端的感冒、咳嗽、退热、消炎类产品销售受国家阶段性政策管控,医院端就诊患者分流,民众个人防护意识增强使得终端需求下降。具体而言,2020年,公司两大业务板块营收全部下挫。占比八成的中成药板块实现收入27.58亿元,同比下降16.77%。占比两成的化学制剂板块实现收入6.99亿元,同比减少33.75%。

营收下滑,但归母净利润出现增长。显然,该公司的利润增长并非靠主业带动。细看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及金额,2020年,葵花药业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达到1.28亿元,同比大增88.98%。同一时间,其各类投资收益达到1409万元,同比增加27.86%。

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公司扣非净利润为4.74亿元,同比减少5.31%。不过,自2018年以后,该公司扣非净利润就维持在近5亿元的水平,与2017年及以前相比,增长较明显。

葵花药业,即葵花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国最著名的医药集团之一。2014年,企业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以来,凭借非处方药(OTC)市场这个香饽饽,公司迅速成长。

然而,世事难料。2019年,该公司惊爆“黑天鹅”,实控人关彦斌被控“杀妻”。虽然关彦斌早于2018年12月底假借年龄原因辞任董事长、总经理。并且,关于“杀妻案”,公司多次强调这是个人案件,不涉及公司及公司经营。但是,这一事件实则影响巨大。2019年成为公司命运的分水岭。

记者注意到,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在介绍核心竞争力时谈及的是“葵花”“小葵花”双品牌;在布局领域表述的是,“儿科、妇科、消化系统、呼吸感冒、风湿骨伤病和心脑血管慢病”六大领域全面布局。但到了2020年,公司在介绍产品优势时突出的是“小葵花”品牌,在品类特色上介绍的是“一小、一妇、一老”三大品类。由此可见,比起当年雄心壮志遍及六大领域,公司当前发展重心“退守”到儿童药领域。

该公司退而求其次的原因也很明显,在葵花药业的规划蓝图中,2019年-2028年是公司的价值新十年。在价值新十年起点,公司创始人关彦斌却身陷囹圄。这一事件对公司战略步伐影响可见一斑。

2020年12月,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二审判决。即,维持一审结果,被告人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随着“杀妻案”尘埃落定,有行业人士担忧,“带血”的葵花药业是否会“大厦将倾”。

记者注意到,一向在销售上花重金的葵花药业,2020年销售费用却同比减少超三成。与2019年的12.77亿元相比,2020年仅有8.73亿元。公司将原因归结在疫情上。但有从事医药销售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药企缩减销售费用,刨除集采一类的政策影响,最有可能的原因还是相关产品“卖不动了”。回顾近些年市场对于该公司的质疑,“产品结构老化”“产品竞争压力日趋增大”这类评论不在少数。

外界的疑惑并非空穴来风。记者翻阅公司近4年的年报,发现对于OTC行业关键指标“过亿大单品”这一项内容,该公司底气“越来越虚”。2017年,公司表述,旗下有“药品文号储备千余个,在销品种近300个。公司现有56个品种销售额超1000万元,其中6亿以上品种1个、4亿以上品种1个、1-3亿品种6个、5000万至1亿元品种5个”。2018年,公司介绍,有63个产品销售金额超过1000万元,其中破亿产品11个。这样的数据,可以说是“首屈一指”。

但到2019年,公司对于过亿产品的表述变得“低调了”。当年年报显示,小葵花儿童药有5个单品销售过亿,10余个产品销售过千万。到了2020年,年报仅有“(公司)在总体销售规模、产品数量、亿元单品数量关键指标上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就该公司2020年黄金单品的销售情况、市场占比,记者致电该公司,但电话无人接听。截至发稿时,也未收到书面回复。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员工数量也在减少。截至2019年末,葵花药业共有员工5772人,较2018年减少168人。但到了2020年末,公司员工减至5621人。

当前,葵花药业的接班人为关氏姐妹。关玉秀为董事长,关一为董事、总经理。2020年,她们的税前报酬分别为111万元、93万元。

2020年3月,关玉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未来3至5年内,公司会进一步将研发、生产、营销资源聚焦在“儿童药战略”上,巩固优势并希望扩大领先优势。“妇科、老年”两个品类会作为战术性的补充增长、稳定培育。

关氏姐妹选择儿童药赛道也不无道理。其中,“吸金”是关键原因。东吴证券研报指出,受益于连锁药店和全国性商业公司发展迅速。OTC品牌企业近年处在“量价齐升”的上升周期,儿童药是其中增长最快的细分领域。但是,在广阔市场驱动下,儿童药研发也是所有药品研发中最难攻克的领域之一。那么,号称要在这个领域闯出一片天的葵花药业研发情况如何?

公司年报显示,从费用上看,2018年-2020年,该公司研发费用为1.22亿元、1.18亿元、1.14亿元。当期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约3%。从成果上看,该公司的研发大多投入在补充研究、增加适应症、经典名方研发、大健康产品开发等。并且,布洛芬混悬液、护肝片、西甲硅油及西甲硅油乳剂项目已经持续3年且没有突破性进展。就该公司的研发投入、新品规划,记者也向公司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二级市场上,公司股价在2020年9月3日触及过20.78元/股。但自2020年9月3日至2021年4月21日,其股价整体跌25.15%。进入4月以来,公司股价均价为13.6元/股。此前,市场较为关注该公司控股股东质押动作。不过,在不断解除质押后,截至3月17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2300万股,占其持股6.73%,占总股本3.94%。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